<address id="rdvdd"><nobr id="rdvdd"><th id="rdvdd"></th></nobr></address>

    <address id="rdvdd"><form id="rdvdd"><nobr id="rdvdd"></nobr></form></address>

    <form id="rdvdd"></form>
      <form id="rdvdd"></form>

          搜索

          頁面版權所有 2017 春江集團有限公司 豫ICP備10012603號-2  豫公網安備 41078102000047號
          集團地址:中國河南新鄉市金穗大道(東)688號商會大廈B座27層  集團電話:0373—5020828  傳真:0373-5020828   網站建設:中企動力洛陽

          掃一掃

          訪問手機官網

          掃一掃

          關注微信公眾號

          服務熱線:

           0373-5020828

          分享到:

          News center

          新聞中心

          >
          >
          樹高千尺也忘不了根 ——記“最美城鄉社區工作者”裴春亮

          新聞中心

          新聞中心

          樹高千尺也忘不了根 ——記“最美城鄉社區工作者”裴春亮

          作者:
          來源:
          中國社會報
          2021/05/29 08:20
          評論:
          【摘要】:
            “這是經我手送出的第一本新書,請您指正!”裴春亮把一本簽名的《一村之長:新中國“最美奮斗者”裴春亮和鄉親們的脫貧攻堅路》遞到記者手中。
          5月9日下午,記者約請正在北京出差的裴春亮在海淀區某茶舍進行采訪。面對這位來自豫北地區略顯偏瘦的精壯漢子,打開他遞過來的裝幀精美的新書,護封勒口印著他的簡介:“裴春亮,1970年生,河南省輝縣市張村鄉裴寨村黨支部書記、村委會主任,裴寨社區黨總支書記,春江集團黨委書記。”簡介下面還印著他的一串“榮譽頭銜”:中國共產黨第十九次全國代表大會代表,十一屆、十二屆、十三屆全國人大代表,新中國成立70周年“最美奮斗者”,全國優秀共產黨員,全國勞動模范,全國道德模范,“全國脫貧攻堅獎·奮進獎”獲得者,全國抗擊新冠肺炎疫情先進個人,中國十大杰出青年,首屆全國“最美村官”……
          記者注意到,連同近期中央宣傳部、民政部頒授的“最美城鄉社區工作者”榮譽稱號,裴春亮一個人身上就擁有三枚金光燦爛的“最美”勛章。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當村官

          鄉親們盼的,就是我要干的

          16年前的2005年開春,農歷春節剛過不久,當時的裴寨村老支書裴清澤和幾位村干部,已經兩次來到住在輝縣市的裴春亮家里,“商請”他回村參加村委會主任競選。要知道,在裴寨村這個只有150多戶、600來人的小村里,由于種種原因,前兩屆候選人得票都沒有過半,村主任已然空缺6年之久。裴春亮推辭說:“不中不中,我正做企業,脫不開身。再說,能力也不足……”但是第二天早晨,村里用4臺拖拉機拉來六七十號人,裴春亮的屋子和院子里站滿了鄉親,他們是來“三請諸葛亮”了……

          回村參選。高票當選。

          裴春亮不是不知道“寧領千軍,不領一村”這句俗語的分量,也不是不知道裴寨村這個遠近聞名的“省級貧困村”所面臨的艱難局面,但他就是割舍不下與故鄉和鄉親們的那份“恩情”……

          回憶那段往事,裴春亮的眼里始終有晶瑩的淚花在打轉。他說,我是吃百家飯、穿百家衣長大的。裴春亮早年也曾有一個雖然清貧但卻其樂融融的大家庭,然而命運之“兇神”突然接二連三降臨他家:先是17歲的三哥下煤窯沒了;再是25歲的二哥出車禍走了,二嫂改嫁,留下了一個年幼的侄兒;接著是大哥偏癱失語,生活不能自理,大嫂改嫁,又留下一雙小侄女;再接著是父親偏癱失語,臥床4年后撒手人寰……只有他這個十五六歲的男子漢和母親面對這一切。父親走了三天,家里沒錢買棺材。母親說先得顧活人,就卷個葦席筒兒、挖個坑“軟埋”了吧。但當時的村支書裴清澤知道后,悲憫而又不無嚴厲地說,這怎么成,都什么時代了,再困難也不能“軟埋”呀,再說還有組織上呢。這是裴春亮第一次聽說世界上還有一個“組織上”。正是在組織上的關懷下,村里特批伐了兩棵桐樹給父親做棺材,村里的黨員們這個三塊、那個兩塊籌錢為父親置辦壽衣,還有鄉親們自己帶著米面和柴禾來操辦喪事……為裴春亮的父親體體面面地辦了葬禮。事后母親叮囑他,這個情要還上,就指望你了。

          裴春亮對記者說,那時候他帶著三個年幼的侄兒侄女,每天晚飯在誰家吃,心里沒有底兒。要是沒有鄉親們患難相幫,哪有我的今天?我當村主任,就是想帶領鄉親們,過上像我一樣過著的好日子。

          老百姓心目中好日子的標準是什么?

          頭等大事,莫過于蓋房子、娶媳婦。

          說起蓋房子,村民們都有一肚子苦水。改革開放以后,村里個別經濟條件好的人家,陸續蓋起新房子。但大多數人還是真的窮,依然住著幾十年前的土坯房和捶棚。每當山雨來時,整個村子就亂作一團。特別是睡到半夜大雨突降,大家都在風雨聲中爬上屋頂,忙亂著用塑料布整個兒地蒙蓋。所以家家戶戶都必備著塑料布、雨靴和手電筒這“三件寶”。更讓人發愁的是,農村說媒提親,女方首先要看房子;沒有房子,誰給個媳婦?2005年那會兒,村里還有十七八個大齡光棍漢。

          裴春亮謀劃著為全村150多戶農民統一建新村。他跟村干部們商議,蓋上幾棟樓,讓咱裴寨村的人都住進去。一位村干部開玩笑說,都住樓上,咱那耕田種地的犁呀、耬呀、鋤呀,都往哪兒放?另一位村干部說,蓋樓是好,問題是咱這窮村,錢從哪兒來?

          裴春亮回縣城跟辦企業的媳婦商量為村里蓋樓的事,毛估一下,少說也得2000多萬元。他對媳婦說,咱們企業一邊掙錢,一邊給村里蓋房子。他決心個人出資,為鄉親們捐建一個裴寨新村。

          說干就干。裴春亮當村主任僅兩個多月,即于2005年7月,一場浩大的裴寨新村建設工程開工了。由于舍不得占用一分耕地,就把南嶺東邊的荒山頭削平,歷時3個寒暑,投入3000多萬元,一水兒修建起8排16棟160套200多平方米的二層小樓,甭提有多氣派啦!村民們以抓鬮的方法分到新房,領到鑰匙,推開門一看,客廳寬敞明亮,瓷磚鋪地,涂料刷墻,臥室、廚房、衛生間,基礎設施一應俱全,搬進行李鋪蓋、鍋碗瓢盆,就可以直接入住了。

          更令人喜出望外的是,從冬至搬進新樓到春節前夕,在短短的個把月時間里,全村竟有20多戶人家娶新媳婦進門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(來源:中國社會報2021.5.28)

          久久国产福利国产秒拍 - 在线 - 视频观看 - 影视资讯 - 飘飘网